•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-05-25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九) 2019-05-21
  • 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加强全球合作缓和贸易紧张局势 2019-05-21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5-18
  •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2019-05-14
  • 新华网产经中心渠道部招聘启事 2019-05-13
  • 依托智慧城市推进治理升级 2019-05-13
  • 花城看花 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9-05-11
  • 西藏首届科技创新创业大赛报名启动 2019-05-11
  • 提到新车别急着开回家 看完这些才放心 2019-05-07
  • 租购并举渐入佳境 构建楼市阶梯型消费 2019-05-07
  • 梁翘柏晒与王菲灿笑合照 配文工作愉快引人期待 2019-05-04
  • 加快完善人才发展机制 让人才进得来 留得住 用得好 2019-05-03
  • 江西省廉政文化精品创作征集活动筹备工作会议召开 2019-05-02
  • 何维健五月广州首次开唱 与歌迷约会共进晚餐何维健 2019-05-02
  • 登录    |    注册
    您好,欢迎来到五六电子!        客服电话:   023-58556299    |    023-58722688
    登录    |    注册
        |    我的订单    |    购物车

    北京pk10庄家改单视频: 电子工程师挥之不去的十大梦魇
    作者: 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 网络    点击:4629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01-25

        电子工程师经常形容自已担心地一夜难眠。但我们想知道:“究竟是哪些困扰萦绕在工程师的睡梦中?”

        我们邀请了几位电子工程师分享经常出现的梦魇。挫折、困惑以及恐惧,都是电子工程师在睡梦中最经常出现的梦境主题——这通常与工作和学校脱离不了关系——许多电子工程师都曾经有过类似的经验。

        以下是电子工程师分享经常让他们挥之不去的10大梦魇。其中,最常出现在工程师熟睡时的梦境是——无法顺利毕业或忘了准备某一项考试。显然地,曾经因为微积分课程感受到的压力果然会在日后造成长期的伤害啊!
        不会吧?我没拿到文凭?
        我常做的恶梦是:我还在大学读书,但不知为故未能参加毕业考,结果当然也就没有拿到毕业证书。
        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已在进入职场很长一段时间后,学校才发现我未参加毕业考,所以没有拿到学位。奇怪的是在这些梦发生时,我通常是在进行一些有趣的开发任务。我不明白这二者之间有何关连,也许是因为我太热爱工程工作了,而没有什么能让我感到畏惧吧!
        开放水域?;?
        我并不觉得这是噩梦一场,但梦中却经常因为一些反复出现的情况感到焦虑。因此,有时我会飞,展开双臂就像长了隐形的翅膀一样。我可以轻松自在在空中遨翔,不管是迎面而来的强风或跳下悬崖,它就像是一次愉快的旅行。
        但在飞翔中,有时也会面对强劲的侧风或逆风。在这些梦想我努力想向前冲或维持最佳位置,但最后都发现离目标越来越远。通常我最后会决定着陆然后缓步前行。
        最糟糕的情况是被吹落开放水域,让我无法着陆,只能任凭强风摆布?;蛘呶抑沼谧怕搅?,但却不是在一个舒适的空间中,例如深夜的废弃商场中。但奇怪的是,当我还在小心翼翼地试着寻找出口时就醒了。这些梦想大多都很愉快,但有时醒来后会感觉沉重以及错过飞行的失落感。
        恐怖厕所与家中灾害
        我做过最糟糕且反复出现的恶梦是出现一个破碎的马桶。也许这是因为有太多次我得努力救出被小孩冲进马桶中的玩具之故。不过,我的孩子们现在都长大了,轮到我的小孩子把玩具丢进马桶中了。
        有时我还会经常梦到屋顶漏水,当雨天来临时,两水就从家中内墙倾泻而下。这可能是因为我刚买这栋房子时,由于原本就有漏水的问题,因此经常得修理墙壁与屋顶。
        我想每个人都曾经有过在半梦半醒之间,但清楚意识到自已好像在做梦的经验吧!在此提供一个快速检验的方法——试着拍打你的双手然后轻轻举起。如果你能让双手悬浮在半空中,你就是在做梦,那么就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美梦吧!
        有人动过我的办公桌?
        我经常反复梦见自已在以前的公司工作,但周遭的一切都和以往不同。办公室格局以及人员都起了变化。我似乎在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长廊中搜寻,想要找到我自己的办公桌。
        但我只看到许多令人沮丧的元素:没法连接到企业网络的计算机,原因出在我上次登录时间长;到了实验室才发现有人“借用”了我所有的测试设备,让我什么事也做不成;还有,我发现我的原型版坏了,因为有人拆下组件用在自已的设计,只为了购买程序太冗长…
        不过,令我惊讶的是梦境竟然能够如此真实的呈现,我甚至都还能看到电阻的色带呢!
        年过50却还没有结婚
        我曾有过最糟糕的恶梦是年过50却还没有结婚,而且还是个跟爸妈同住家中的“赖家王老五”!而经常出现的梦境是——“到地岳出差”——我在梦中搭乘一架大型客机,它的内装就像豪华游轮一样奢华,不但有推圆盘游戏桌、游泳池等设施,还有超多美食的自助式色拉吧,上面还装饰着俗气的冰雕,还有已故的知名歌手Dean Martin在现场演唱。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天气——就像所有的飞行恶梦一样,天候极度恶劣。
        我望着窗外,感觉到飞机正令人不安地低空飞过市区中四处林立的高楼大厦。飞机真的飞得很低,我甚至还能听到树枝刮过飞机的声音。我一边觉得很震惊飞行员竟然能飞得这么低,但又一边又感到害怕,因为我相信他不应该飞这么低。最后我们总算安全降落,但等我们一走出飞机后竟发现自己被持枪的德军包围!
        不停测试设计的辐射灾害计
        1980年代,我曾经在一家微波公司担任模拟电路设计人员,我在开发团队中负责设计辐射灾害计,它主要用于测量基站工作人员以及服务人员周遭是否存在有害的RF辐射,例如用于基站的辐射计或海军舰艇上的雷达。
        我已经设计好模拟前端以及仪器的供电电源了。经过测试、现场检测以及几次调校后,这项产品已经准备好可上市了。我们也彻底进行并通过了安全性和可靠性试验。据我所知,我们公司从来没出过任何可能造成意外的产品。
        然而当第一台产品出货后,我就开始反复做同样的恶梦,梦到微波技术人员问我在高功率微波天线测试中如何确保安全。我告诉他们应该使用我参与设计的RAHAM Model 40系统,但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在身旁的板上放了一只鸡。过了不久,大家开始闻到烤鸡的味道,大家也就落荒而逃了。
        而当我从梦中惊醒时,彷佛还闻到了微波烤鸡的香味。
        工作进度太慢?
        我们在大学里都曾经有过同样的梦魇??际杂涝蹲急傅貌还怀浞?、报告没写完、找不到教室等等。但真的长时间困扰着我们的是在毕业后步入职场才开始——你曾经看过一款产品或听过一个想法,然后说“我多久多久以前就有这个创意了”吗?
        我在大学时曾经和朋友开始创业。我们做了几组不同的产品。问题是我们毕竟是能力有限的小公司。最糟糕的是我们并没有预算,经常担心受到无情的打击。
        因此在我的梦中经常上演无法完成我以最佳方式快速展开的设计。好几件产品在这么多年来持续出现在我的梦中。每一次我竞争中,就出现大家都模仿我的产品。事实上,我所做的每件产品都被复制了。
        但我仍持续担心着,因为最重要的计划,我的巅峰之作以及我的目标仍在开发中。我已经有工作原型了,但还得再重新设计。万事皆备,独缺资金进行大规模地实现。等到我了足够的钱后,是否为时已晚?现有的创新到时就过时了?还有,它会不会大卖?然后出现太多复制产品,甚至发生专利争夺战等等。
        我的梦境都和这些工作与烦恼有关。就像在其中的一个的恶梦一样,我永远跑得不够快。
        悬而未解的问题
        我通常记不得自已做了什么梦,有时虽然会不断梦到想做一些事,但醒来后只剩零散的梦中片段,以及隐约的挫折感。
        几年前,我曾试着利用HT12E 编码器和 HT12D 译码器芯片在面包板上进行远程开关状态链接。这通常用于车库门??仄饕约疤峁┧媸涑?。但我想传送四个独立开关的状态。通常在你按下任意键时,就会开始传送,但我想在任何状态改变时都进行传送,所以我就改用变化触发单稳态,从而触发传送接脚。
        即使是短暂的触发器也应该会使编码器IC传送三次程序代码。但我得到的是间歇性的结果——有时候程序代码可解碼,有时却不行。
        最后,我觉得沮丧而早早睡觉去了,但一直梦到试图在面包板上安装电路,但总是会发现某处线路接错或少了某个组件。我不记得这和我现实中想布局的电路是否相同,但我醒来好几次,只记得梦到了面包板,然后就继续睡觉回到原来的梦中。
       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只觉得头痛,暴躁易怒。所幸只有这个晚上作了令人特别挫折的梦,而且在经过几个晚上的充分休息后才重新开始工作。后来我将单稳时间由半秒增加到两秒钟,就顺利解决问题了。当然,我并不是在梦中找到解决办法,但总算能让它正常运作了。
        现实还是梦境?
        我经常梦到自已在思考为美版《电子工程专辑》写专栏的事。我觉得这可能因为我真的经常因为想着有各种不同的稿子要写,最后头昏脑胀地睡着了?;褂?,我经?;嵩谀院V辛谐鲆恍┥写瓿傻娜挝窳斜?。也许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,这些任务就会以另一种形式在梦中出现。不过,在梦中我必须要写的主题都不一样,而且也不一定都真的跟工程有关,例如有一次我梦到要写“resonating nottle tattles”。
        问题是这些梦境是如此的真实,当我醒来时,这个虚幻的专栏经常真的成为我的工作清单之一??赡芤胶镁靡院蟮蔽仪宀檎娴墓ぷ魅挝袷?,才会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劲了。因此,我?;岣悴磺宄晕剩骸扒衣?,我到底为什么打算写一则resonating nottle tattles的文章?”接着,我马上就会想到,根本没有“resonating nottle tattles”这样的东西啊!
        梦到想上厕所……
        我有时会梦到很想上厕所,但由于种种原因却无法顺利进行。例如厕所被上锁了、等上厕所的人大排长笼、马桶故障等等。总得等到后来我才终于如愿。
        然后,我就会醒来并且发现自已真的很想去厕所,只得下床去。真正的恶梦是......我醒来后发现已经……。
    热点推荐
  • 制作LED摇字光棒

    [2015-07-30]

  • 三极管知识简介

    [2015-03-25]

  • 开关知识简介

    [2015-03-23]

  • 电位器知识简介

    [2015-03-21]

  • 在线客服
    在线咨询
    023-58556299
    技术支持
    023-58722688
    返回顶部"
  • 重庆建川博物馆今日开馆 重庆旅游又添新地标 2019-05-25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九) 2019-05-21
  • 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加强全球合作缓和贸易紧张局势 2019-05-21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5-18
  •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2019-05-14
  • 新华网产经中心渠道部招聘启事 2019-05-13
  • 依托智慧城市推进治理升级 2019-05-13
  • 花城看花 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9-05-11
  • 西藏首届科技创新创业大赛报名启动 2019-05-11
  • 提到新车别急着开回家 看完这些才放心 2019-05-07
  • 租购并举渐入佳境 构建楼市阶梯型消费 2019-05-07
  • 梁翘柏晒与王菲灿笑合照 配文工作愉快引人期待 2019-05-04
  • 加快完善人才发展机制 让人才进得来 留得住 用得好 2019-05-03
  • 江西省廉政文化精品创作征集活动筹备工作会议召开 2019-05-02
  • 何维健五月广州首次开唱 与歌迷约会共进晚餐何维健 2019-05-02
  •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北京德州扑克比赛 七乐彩玩法 北京赛车游戏骗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彩客网 新疆时时彩 腾讯分分彩走势半月 福州体育彩票投注站 澳门赌博技巧 澳洲幸运10官网走势 百家乐怎么开户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上海基诺规则 山东群英会开奖 pk101000本金怎么玩